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新聞 > 獨家報道
中國商業航天迎第二個五年:資本退潮要靠實力說話
http://www.2p77.com 物聯中國
日期:2020-06-15 10:54:30來源:物聯中國 點擊:1881
核心提示: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李果 編輯:耿雁冰  未來龐大的低軌星座是最大的市場需求,這個需求對當前衛星和火箭的成本、產能都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大量的衛星可以通過衛星超級工廠批量化制造,但火箭的成本和產能則需要重復使用來解決。  6月中旬,位于重慶市郊的商業航天企業——零壹空間——的總裝車間內,一枚...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李果 編輯:耿雁冰

  未來龐大的低軌星座是最大的市場需求,這個需求對當前衛星和火箭的成本、產能都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大量的衛星可以通過衛星超級工廠批量化制造,但火箭的成本和產能則需要重復使用來解決。

  6月中旬,位于重慶市郊的商業航天企業——零壹空間——的總裝車間內,一枚OS-M運載火箭的原型仍放置在支架上,等待著下一次發射任務。

  2018年,零壹空間完成了首次火箭發射試驗任務,成功實現從零到壹的跨越,2019年的第二次發射失敗后,這家以成為中國SpaceX為目標的商業航天企業,重慶和北京兩地的研發團隊仍在努力攻關。

  不久前的北京時間5月31日凌晨,SpaceX的獵鷹9號火箭搭載著“龍飛船”發射升空,執行將兩名NASA宇航員運送至國際空間站的任務。隨后,該火箭成功降落在海上平臺上,宣告SpaceX的第52次火箭回收任務完成。

  SpaceX的成功,再次引發了輿論對國內商業航天發展狀況的關注。何時才能出現中國的SpaceX?這一討論在中國商業航天已經走過第一個五年、在第二個五年開端之際,引發了更多的思考。

  簡言之,中國的商業航天領域的創業者們都心懷偉大的夢想,但航天領域作為一項復雜的系統性工程,在中國有SpaceX之前,這些創業者仍需要仰望天空,低頭苦干。

  下一個五年的機遇與瓶頸

  2015年,《國家民用空間基礎設施中長期發展規劃(2015-2025年)》出臺,明確鼓勵民營企業發展商業航天,這一年被稱作中國商業航天元年,包括北京藍箭航天空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藍箭航天”)、北京零壹空間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下簡稱“零壹空間”)皆誕生于這一年,此后以火箭、衛星為主營業務的民營公司不斷出現,并持續獲得資本關注。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通過啟信寶查詢,業務范圍包括“火箭制造或研發”、成立時間在“1-5年”內的企業達到40家,除藍箭航天、零壹空間外,還包括星河動力、翎客航天、星際榮耀等公司,這還不包括商業航天賽道上的另一類企業——衛星研發和制造公司。

  《中國航天》執行主編、航天戰略研究專家張京男表示,過去5年,中國的商業航天企業快速發展,部分火箭公司已經具備了入軌級的運載能力,完成了初步的發射活動,并取得了一系列地面試驗進展。

  2020年被認為是中國商業航天的第二個“五年”。即在第一個五年完成發展方向和技術路線的探索后,下一個五年重點在于如何與市場接軌。

  一個市場亦已打開:2020年4月,國家發改委發布的“新基建”范圍中,衛星互聯網被納入通信網絡基礎設施領域。

  星河動力創始人、CEO劉百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預計2021年中國將有20噸的商業發射運力缺口。截至2020年2月,航天科技集團官網披露的2021年長征火箭搭載余量來看, 僅有約5噸。據此初步測算,20噸的運力缺口將亟待商業發射新力量來形成有效補充。

  但由于關鍵技術尚未完全掌握、價格競爭力沒有明顯優勢,使得中國的商業火箭企業面臨較為尷尬的局面:盡管市場已經打開,尚無足夠的訂單為其帶來穩定收益——可佐證的是,衛星研發企業——天儀研究院——已經進行了10次衛星發射任務,但并未與商業火箭公司進行合作,皆使用“國字號”火箭。

  資本退潮要靠實力說話

  更為緊迫的是,目前投資界對于商業航天企業的認識更趨于理性,很多公司普遍感受到:融資并不再依靠講好故事。

  與馬斯克、貝索斯等資本大鱷不同,中國商業火箭公司前期投入資金大部分來自于融資,若不能顯示出較強的成長能力,企業后續發展所需要的資金則難以獲得。以零壹空間CEO舒暢的理解來看,不能“脫離需求談技術,脫離商業吹航天”。這終究是一個靠訂單說話的領域。

  盡管投資人愛聽故事,但中國商業航天進入第二個五年,投資人更看重的是企業目前有多少客戶,盈利情況如何。

  矽谷加速器執行董事、北航四川校友會副會長李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隨著資本向商業航天企業的投放更加理性,僅靠講故事就能獲得融資的階段已經過去。未來中國的商業航天公司競爭格局,將向頭部企業集中,“前幾年資金扎堆投向這些企業,但怎么掙錢并沒有想清楚”。

  數據顯示,2018年非上市商業航天企業的融資交易總額約為21億元人民幣,2019年下降至19億元左右,且趨于向頭部企業集中,如藍箭航天獲得了5億元C輪融資,是2019年披露的最大規模融資事件。

  而2020年公開的商業航天公司獲得的融資新聞卻更少——2020年5月14日,九天微星完成了2.7億元B輪融資,這是新近被披露的少數融資事件之一。

  李輝認為,持續獲得資本青睞的能力,是一家商業航天公司持續成長能力的體現。簡言之,如果天使輪投完,后幾年再無A輪B輪,估計等待它的只有歷史的車輪。

  但一個積極的信號是,對于中國商業航天企業的信心,亦在不斷累積中。

  天儀研究院副總裁劉京陽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該公司已經與商業航天企業“藍箭航天”簽署協議,計劃在2021年上半年由后者的火箭將其衛星送上太空。

  “對于衛星企業而言,火箭是一個交通工具,我們不關心它們是奔馳還是夏利,在保障衛星和火箭的可行性和安全性的基礎上,關心價格”,劉京陽稱。

  進一步講,盡管此前的發射使用國家隊的火箭,但是天儀研究院也很看好商業公司的火箭。“商業航天公司提供的服務與國家隊有區別,服務更加多樣化一些,”劉京陽舉例說,“從確定火箭發射的服務開始,商業航天公司可以幫助我們辦理衛星上天之前的一些審批流程,同時在衛星和火箭的安裝調試方面,也有比較好的服務。”

  彌補短板“降成本”

  6月中旬,位于重慶市郊的零壹空間總裝基地非常安靜,在上一次火箭發射失敗后,零壹空間正在準備著下一次發射任務。

  對此,舒暢顯得很坦然,“這暴露了我們的一些問題”,他說,“團隊的技術研制本身、技術管理能力都需要加強。譬如之前為了趕進度,好幾條線平行進行,這邊設計還沒迭代完,那邊已經開始投產了。以后會嚴格按照航天流程來,設計階段就專門做設計,做完總體方案的閉環以后再做評審,不做到大家心里都有譜,就不去投產品,減少平行設計。”

  “此外,我們還要反思之前的過于樂觀。對于航天系統工程的敬畏之心不夠。此外不管是技術研制本身還是技術管理的細致程度還要加強。這個確實是有切膚之痛,公司系統工程管理還需要再加強。”舒暢說。

  “我們一定要持有容錯的心態,一般一個型號火箭從首飛到技術的固化成熟,要3-4次的飛行,”劉京陽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因此在火箭初期的穩定性驗證過程中,出現失敗是被允許的。”

  張京男則認為,并不能以SpaceX公司目前的技術水平,來比較中美航天之間的水平。“SpaceX的成功其實也顛覆了美國自己的航天工業——在獲得相同的資源背景下,SpaceX能做成的事情,不是每一家美國公司都可以做成。”

  但他同時認為,從整體技術體系角度講,美國有著較為成熟的航天工業基礎,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將國家技術轉換到商業應用領域,進一步而言,美國企業沒有國企和民企之分,都是商業公司,其區別在于是上市公司還是非上市公司,因此美國的航天人員從業和技術轉化方面的邏輯性相對一致。同時,國際空間站的建設運營使其有著較為豐富的宇航員長期在軌工作經驗。

  他預計,中國商業航天公司要真正實現市場化發展,或需要3-5年時間。“盡管部分火箭公司已經具備入軌能力,但還沒有具備常態化的發射能力,因此目前是解決商業火箭、衛星和應用的有無問題,后續是解決常態化、標準化的問題。”

  而在觀看了SpaceX的發射后,天儀研究院CEO楊峰發了條微博:“SpaceX強在哪?他的火箭、衛星、載人飛船都并不是別人干不了的事情,他強在用商業的體制、全新的創新設計與供應鏈,和十分之一甚至更低的代價把這些事情干出來。重點在成本!”

  楊峰談到了商業航天公司增強競爭力的關鍵條件:降低單次火箭發射成本。

  張京男還表示,降成本的兩個方面很關鍵。第一是,要掌握關鍵的核心零部件如發動機的自研技術,例如SpaceX公司的“梅林”發動機、“猛禽”發動機;如果核心零部件來自外采,則不可能降低成本,如OneWeb公司的OneWeb星座建設花費巨大。第二則是參考SpaceX,在火箭的可回收技術、星間激光通信等獨特優勢方面實現突破。

  劉百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未來龐大的低軌星座是最大的市場需求,這個需求對當前衛星和火箭的成本、產能都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大量的衛星可以通過衛星超級工廠批量化制造,但火箭的成本和產能則需要重復使用來解決。商業發射市場急需新一代中型重復使用運載火箭,未來將進一步向航班化發射服務模式發展。

  在發展方向上,不同于國家隊載人航天、登月、火星探測等對人類發展具有重大影響的任務,民營公司更多的是偏向商業化、產業化的航天項目,通過商業價值的閉環,從經濟角度加快促進航天產業的整體發展。

  地方航天產業園加速建設

  商業航天企業如何才能獲得更好的發展?

  舒暢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航天領域在創業前期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但是以目前的經濟和市場形勢,公司面臨著嚴峻的融資難等問題。因此他希望有關部門可以鼓勵銀行簡化貸款辦理流程,提高對企業貸款需求的響應速度和審批效率,并根據創業型企業生產、建設、銷售的周期和行業特征,研發適合商業航天型企業的中長期貸款產品。

  此外,舒暢認為,目前在衛星應用領域,跟不上商業航天行業的發展速度,導致整個產業的規模并不大,同時局限了企業的發展。建議政府可以成立相關產業基金,針對性地加大對衛星應用的投入和支持力度,填補產業鏈的缺陷,促進商業航天行業的均衡發展。

  另有商業航天企業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可供商業航天公司選擇的火箭發射場亦數量稀缺,“火箭發射有窗口期,還要考慮天氣因素,而國家隊發射任務密集,有時候我們不得不選擇軍工試驗場。因此發射場地的建設,也是未來需要解決的內容。

  事實上,部分地方政府,已經開始為商業航天企業的發展打造“溫床”,這對于亟待支持的相關企業而言,是一個好消息。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了國內主要商業航天公司的研發及總裝地址,發現北京聚集了中國數量最龐大的商業火箭公司,同時西安亦是另一個熱點區域。

 在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聚集的企業包括藍箭航天、星河動力、九州云箭、翎客航天等12家民營火箭公司。

  2020年4月,《西安國家民用航天產業基地支持商業航天產業發展的扶持辦法》出臺,明確了一系列的補貼政策,金額從100萬-500萬不等,成為國內地方支持商業航天的樣板。西安聚集星際榮耀、銀河航天等商業航天企業,涵蓋火箭研制和商業衛星系統、衛星測運控管理、衛星商業化應用等全產業鏈環節。

  藍箭航天則在浙江湖州布局了智能制造基地,成為國內首個民營火箭和發動機生產制造基地,也是目前亞洲最大的民營火箭制造工廠。武漢的國家航天產業基地則迎來了快舟火箭產業園的入駐項目。2020年6月5日,星河動力落戶成都航空產業功能區,布局下一代火箭項目。

  李輝認為,在衛星列入新基建后,相信很多地方政府都會陸續出臺對商業航天產業的支持政策,“但地方發展該產業,需要對這個行業有充分的認識,只有看得長遠、不考慮眼前的效益才能推動商業航天產業走得更加長遠。”


出處:物聯中國
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物聯中國(www.2p77.com)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分享到:
  • 資訊
  • 產業
  • 服務
  • 應用
彩神【官网】